山奇

爱开脑洞、爱萌cp、爱啰嗦、爱。。。

虽然 我们可能是同好 可能也不是

但 萌cp 爱cp 并不代表一切都是那个cp

嗯 希望大家理智萌cp吧。。

理智的宝宝们爱你们哟~❤

【灯刀】百物语(一发完)

*cp:灯刀
*(伪)正剧向
*我布吉岛这是谁的视角(理直气壮)!反正。。总、总之就是有那么一个视角!嗯!(我不管!我不管!这就是事实!咳咳 原谅我的cp脑。。)

—————————————————————————

是夜。

“哎呀,怎么了,你说想听我的故事?”一名银发女子玩味的看着眼前的黑发女子问道。

“嗯…”那名黑发女子好像并没发觉她这么问的不妥,立马回答道。

“真的要听吗?”边问还边坐着她那个看起来很奇怪的纸灯在黑发女子的周身飞来飞去的。
“你应该已经做好相应的觉悟了吧?”明明听起来是个警告,可她脸上居然一脸轻松?好像就是随便那么一问而已。
她面前的黑发女子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那么想听我说的怪谈故事,那么你就得做好听到日出的准备了…”
夜晚的天空还是黑压压的一片,哎…看起来会是个漫长的一晚呢。

“我最喜欢怪谈了,无论是说给别人、还是听别人说,都很喜欢。
每天晚上,我都会寻找和我一样喜欢怪谈的人,把他们招待到屋子里面,和他们一起聊怪谈故事。
屋里只有一盏亮着的油脂灯。”她开始侃侃而谈,说起自己喜欢的事物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而身旁的黑发女子静静地听着。

“我记录了很多、很多怪谈故事,我反复地练习讲述这些故事,直到能脱口而出。
那真是最快乐的时光啊。
日出来临就代表这快乐的长夜要结束了,我觉得那日出可真是讨厌啊。”

“听起来是挺讨厌的。”她附和着。

“就这样度过了九十九个夜晚。可是我向人们说完「二口女」的故事、并告诉他们这是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有人突然劝告我不要再收集妖怪的故事了,因为这已经是「百物语」了。
可我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她一边诉说着,一边露出貌似对此有点遗憾的神情。

“嗯?”黑发女子对她的变化有些不解。

“那些人突然害怕起来,慌慌张张地走掉了。我目送他们离开之后,然后拿出一面镜子,对着镜中的自己熟练地述说起一则怪谈。
我对自己创作的怪谈故事感到很满意。说完之后,我正准备走出屋子、熄灭油灯。我想,这时外面应该已经是白天了吧。
但是……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日出,而且也无法舍弃手边的纸灯了。
我在黑暗中游荡,在有人述说怪谈的地方潜伏起来,细心地倾听着。
然后,当他们说完第九十九个怪谈之后,我就向他们述说我为之骄傲的怪谈。
我收获了许多怪谈,自己却变成了潜伏在黑暗中的妖怪……”

“这就是「青行灯」的怪谈。”那名名叫「青行灯」的银发女子突然凑到了她面前的黑发女子眼前这么说着,脸上也装出一副阴郁的样子。
“咿!”那名看起来很冷静的黑发女子居然一反常态的突然变成了一把看起来很锋利的长刀,刀的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呵~有意思。”青行灯并未感觉惊奇反而看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不错的怪谈般的高兴。

“你也看到了吗……?”黑发女子没一会儿便又变回了人形的样子,她对青行灯突然凑过来吓自己这件事并未感到生气,反而还有些不好意思?
“嗯。”
“当我遭遇危险的时候,就会变成那样……变成兵器,这把妖刀。很可怕,对吧?”

青行灯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看起来她的「百物语」又要新增添一个故事了。眼前的黑发女子等不到答案也不急不躁的继续述说着她的故事……

“「强」的话,会伤害别人;「弱」的话,会被人伤害——「力量」就是这样的东西。
「强者」和「弱者」,到底哪一边比较幸福呢?”
青行灯摇摇头。
“你也不知道答案吗?……也许没有谁知道吧。”
貌似她的心中有许多等待被解答的疑问。

“人类和我完全不一样,他们很「弱」。
但我却觉得有些熟悉。
我平时很少说话,也不知道要怎么诉说。可是我想试着和他们交谈,也想试着靠近他们,还想试着去理解他们。
也许那么做之后,我就能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么熟悉了。
但我却不能靠近他们。
……很想,可是不能。”

青行灯静静的看着她。

“虽然不想遭遇「危险」,才会变成那个样子。不过对许多人来说,我才是「危险」。
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而「伤害」他人……就是我的宿命。
所以,不要和我交谈,不要理解我,也不要靠近……如果你不想,被我「伤害」的话。”

“你真是个善良的妖怪呢。”青行灯突然冷不丁的说。

“善良?……不,我想我并不是善良。要说的话……或许「弱」的人是我也说不定。
只有「弱者」,才会害怕被「伤害」并为此不惜去「伤害」其他人……”

说罢便四下相顾无言。
“我好像说的太多了,下次再会。”她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似得说道。

“……”然后她沉默了。

“或许不再会对你来说,反而比较好。那么还是,后会无期吧。”一席语毕,在晨曦的到来前她留给青行灯一个落寞的背影。

“不再会吗……?”青行灯小声重复着那名黑发女子所说的。
“可我很是期待我们的再会呢~”说罢她的脸上便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就消失在晨曦中了……

- 终 -

—————————————————————————

这两位的传记貌似很多人已经看过了吧?但愿你们还喜欢我的这个解读~(´▽`ʃƪ)
灯姐的发色。。真的不好描述。。是银发吧?是吧,是吧?但愿我没说错(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老爱吧灯姐叫做青灯行´_>`)。
(写到妖刀的传记时我才意识到。。我个ZZ!为什么要手打传记啊??!我居然就这么忘了复制粘贴大法?!最后送自己一句MDZZ/生无可恋. JPG)

End~

评论
热度(5)

© 山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