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奇

爱开脑洞、爱萌cp、爱啰嗦、爱。。。

虽然 我们可能是同好 可能也不是

但 萌cp 爱cp 并不代表一切都是那个cp

嗯 希望大家理智萌cp吧。。

理智的宝宝们爱你们哟~❤

【酒红】酒友(一发完)

*cp:🍶&🍁
*ooc?嗯...(也许)是存在的
*小学生文笔 请,紧张的往下看!
*文不仅是随便写的,名字也是随便取的,因为看大家的文都有个名字啊哈哈……
(咳咳、自己骗自己并没有ooc 毕竟文中出现的所有人在我心中就是这样子的呀!哼、还有我酒红才不是冷cp!)

▼▼▼

“我等的人呀,为何你还不归来?”
“我爱的人啊,你为何对我视而不见?”

自从晴明在酒吞童子的面前封印了红叶后,也许是对红叶的愧疚吧,晴明并没有把结界设置的很小,而是把它设在了阴阳寮旁边的一个老旧的小院里起码红叶可以在小院里活动。
小院子里有着几处不高的杂草,有着一棵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树。红叶虽然一直一直都很喜欢枫树,但这翠绿的树让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有了生机起来。这让红叶心里不免有那么一点欢喜。再里面就是一栋老旧的小木屋了,其实这样…也挺好。
还有自晴明把红叶关在结界里时,酒吞童子就一直看晴明非常不爽,蛊惑她还不够吗?还要、居然还要把她圈养起来?!但是红叶偏偏还不让酒吞伤害晴明,这让一个堂堂大江山鬼王很无奈,所以只要是酒吞能看到晴明的时候必是满脸的阴郁,这让在小院门口刚准备离开的晴明打了个喷嚏。
“晴明大人,你生病了…?”红叶焦急道。
“哦,这不碍事,不碍事。”晴明连忙摆摆手,无奈的瞟了一眼左边的拐角处。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

「唉…」

“嗯,是…您慢走…”红叶乖巧的鞠了下躬,望着那白发男子的背影还是有点担心。
「…那个阴阳师!」到这里靠坐在院子外围拐角处的某妖就不禁握紧了拳头。
“啊,挚友你看起来很有战斗欲啊,是我的实力终于得到你的认可了吗?啊哈哈,那我们便来切磋一下吧!”茨木蹲在他身旁道,眼里还带着期待的光。
酒吞童子的跟屁虫茨木童子在他的一旁打着哈哈,好像丝毫不记得了自己前几日还在愤愤的说要杀掉某个女妖的样子,以及…酒吞暴怒的样子…
“滚开…”说完便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知道红叶不喜欢自己身上的酒味,所以酒吞也只是喝了一口,做做样子罢了。
这下茨木站起身来俯视着他说:“挚友,你是这大江山最强的妖怪,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妖在这里消沉?!我一定--”话未说完便感受到了那人的眼神,声音便戛然而止了。
虽然知道茨木是没办法发打破那阴阳师布下的结界,但听到茨木这话他不免还是很生气。
“本大爷没那个心情跟你打。”他没有看他,仿佛自言自语似得说着。
“哼…”茨木自讨没趣,便识趣的离开了,不知道又跑去找哪个厉害的妖怪打架了。
「那个武痴,怎么会懂…怎会懂?」
即便如此但酒吞还是有那么一点欣慰的,还好那个阴阳师没有把红叶关在自己的寮里,要不然…没敢往下想去,还好,还好…
红叶是虚弱的,因为要改掉吃人获得妖力的习惯。还有就是晴明和黑晴明,这让红叶的脑子一直很混乱。但是,见到晴明来了红叶便会装作一切都还好的样子,想着,一定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给他看。虽然很辛苦,不,为了见到晴明大人这又算什么辛苦呢?却没注意到靠着墙的某妖…知道晴明的结界很牢固,但他还是想要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这时的晴明还能时不时地来看看红叶,但是没过几日晴明和酒吞,阴阳师和鬼族都开始忙碌起来了,这可要全部归功于——八岐大蛇。
天色渐渐变得阴郁了,真像某只妖怪呢。
晴明最近一直在忙着平安京的大事小事,还有最最令他头疼的八岐大蛇,所以便鲜少来看红叶。不过红叶也不焦不恼,反正有小纸人给她送饭,帮她打扫这院子。不过妖怪需要吃饭吗?不管了,只要是晴明给的,只要是那个人给自己的通通都接受就好…
可能是一直被困在结界中的原因吧。红叶脑袋里嗡嗡作响...

「晴明大人说他不记得红叶,不记得那片火红的枫叶林」
「晴明大人说他没对我说过那种话,是黑晴明在蛊惑我」
「晴明大人说很抱歉因为八岐大蛇没办法常来看我」
「晴明…
晴明大人…
我会好好的听话,好好的待在这里,好好的…
好好的把你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当成一滴水,是不是…是不是等到这一滴滴水滴满一杯,滴成一片汪洋你才会爱上我呢?」
「……
哎?我憧憬的到底是晴明大人还是黑晴明呢?或者…是别的东西?」

颓坐在结界里的红叶想到这里不免失笑。
「红叶啊…红叶,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怀疑对晴明大人的感情呢?一定是这酒香令我醉了罢…」

嗯?酒香?

红叶为了打起精神而拍了拍脸,我在瞎想什么呢?为了晴明大人我得赶快好起来!
待在在结界里的红叶一直都很虚弱,也许她觉得距离离开这个结界的那一天遥遥无期…也许是好久都没尝过人肉了…

「竟是好久没尝过那血腥的,令人作呕的却又令人怀念的东西了…」

想着想着便又休息了,也就没去在意其他。
阴阳师晴明如此,鬼王酒吞童子亦是如此。因为八岐大蛇的关系原本两个世界的人,原本是不应该这样相处的两人,竟是意外的和平。
现在酒吞可不能像以往一样一直的待在红叶旁边了,因为要忙这忙那的,但是有事找晴明商量时,还是会偷偷的瞟一眼那个小院子。
没过几日晴明难得有空去看红叶,红叶很开心。但晴明说过几天要准备封印八岐大蛇了,那时会更忙的,要红叶好好照顾自己。可这阴郁的天和自己渐渐不怎么虚弱的身体告诉红叶,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是…晴明大人,祝您成功!”
“呵,借你吉言。”这时的故作轻松,在转过身去时还是不经意的皱了皱眉。
红叶看着晴明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在心底默默地祈祷。

「大树啊,请把我的愿望告诉枫叶,让枫叶保佑晴明大人成功…」

看到晴明从红叶那里走过来了,虽然很想揪着这个阴阳师的衣领问:怎么还不放红叶出来?!但是直觉告诉他,在那件事完成之前还是让红叶待在那里最好。
两个傻瓜,一个不想走,一个不愿留。却都把自己禁锢在这儿了。
要封印八岐大蛇的前一天,酒吞突然大胆的去找了红叶,不知哪来的勇气,但他觉得就是应该去找她。脚步正缓慢的进行着,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更不知道能想什么……
此时的红叶正坐在门廊上,看见一个人站在了大门前,但只一眼,就看到了那张扬的,热烈的,像枫叶般的红发。是不同于往日来看自己的那人,那般。
终于还是来了。

记得自己在枫叶林跳舞,他会默默地坐在树下喝酒。
记得自己受伤时,他没能在自己身边。
记得自己开始吃人后,他也一直在自己身边,只是…少了以往的那种悠然。
记得自己因为晴明,把所有的恶语相向。
可记得这些的红叶却看不到他的受伤……

“你怎么来了?”走到门前,她眯起眼睛抬起头问道。
高傲如她。
“红叶、我…”他支支吾吾。
无措如他。
“嗯?”装作不耐烦的样子。
“明天就是我和晴明封印八岐大蛇的日子了…”
「原来如此…」
“哦~是吗?那你可要好好保护好晴明大人呀~”
「笨蛋!我在期待着什么?」
“…不过——前提是,你自己可别先受伤了。”
「诶?」
看到眼前的人顿时蒙了,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有点想笑。
“喂,臭酒鬼!我叫你好好保护自己,要是你受伤了,还怎么保护晴明大人啊?知道了吗?”
「什么时候,这酒鬼身上的酒气开始不那么讨厌了?
话说…我有讨厌过吗?」
罢了,吃人那时的记忆还是很混乱,很令人抓狂,不想也罢…
“啊、嗯!”点头如捣蒜,“…那红叶,我这就去做准备了!”说完便跑开了。
多久没看到他这样发自内心开心的笑了?
唉……

「我究竟是哪里好?」

红叶深爱着晴明,亦如酒吞深爱着红叶。
红叶怨恨着酒吞,亦如酒吞怨恨着晴明。
晴明对红叶愧疚,亦如红叶对酒吞愧疚。
伶俐如她,痴情如她。
「傻子…明天吗……」
明天过后…
过了一天,平静……
又过了一天,平静………
还是过了一天,依旧平静如常。
自那日后,红叶就开始有些焦虑了,并且这种焦虑正在平静的一天天内成倍增长。
又是新的一天,红叶瞥见了有人站在门前。
又是那张扬的红,看到这里红叶略微松了口气。飞奔到那人面前,脱口就是:
“晴明大人怎么样了?”
“……”酒吞听到这不禁有些烦躁。
“怎么了?”
当酒吞看到红叶焦急的神色,就说到:“没事,就是他的那些式神受伤了而已,他在忙着照顾…”
「原来成功了啊」
听完这话的红叶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看到红叶的笑容,却感觉有些刺眼。
“那你呢?”看起来虽然没事,但还是要礼貌性的问候下。
“还、还好。”
“嗯。”
说完便四下无言,只剩大眼瞪小眼。两人对望了没一会儿酒吞就走开了。

「//////」
「?」

几日后,晴明来看望红叶了。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大致意思就是经过这一个多月在小院里的静养,红叶也快好的差不多了。
“你可想回枫叶林了?”
“不,晴明大人,我、我想去你的阴阳寮。”
“这…”晴明有些犹豫。
“晴明大人,不行吗?我脑子里还是有点混乱…”
晴明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回:“好吧,顺便让桃花莹草好好照顾你。”说罢,一挥手,结界开始瓦解…
虽然这个小院离阴阳寮不远,但红叶心里还是忐忑了起来。
“大家,这是鬼女红叶,是来这里疗养的,”
「啊,这就是那个鬼王喜欢的女人?」大家想到,由于害怕,和一接近那里就会感受到酒吞身上的低气压,所以没多少式神接近过这位女妖怪呢。
“桃花、萤草她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是!”
“好~”
说完便欲离开。
“晴明大人?”红叶焦急的询问道。
“啊、红叶,抱歉啊,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就不打扰你疗养了。”
“嗯…知道了…”她低下头回应着。
桃花和萤草也上前来和红叶打招呼了:
“红叶姐姐,你真美啊~”
“哼,我才不会承认呢!樱才是最美的。”
红叶无奈的笑了笑。
只见屋旁留下有些凌乱的一人一狗…
(小白:都说了小白不是狗了!)
看到这里,见过红叶的神乐和小白都惊讶的望对方眨眨眼。
「红叶原来是这样的?」「她……」
“红叶姐姐跟我一样是植物诶?!没想到如此美丽。。”
“不是,不是哦。”
“嗯?”
“虽然我叫做红叶,但我可不是植物来的。”
“诶??那--”
“嗯,萤草桃花我想看看我的房间在哪?”没等萤草问出口,她便抢先问到。
“哦,可不能忘了正事!咱们先去选房间吧~看看你想住哪?”
“嗯…好…”
红叶默默地跟在后面看不出任何表情。
一人一狗了然于心的望着对方「果然还是那个红叶啊」「果然啊…」

不过没多久这个消息就传到了酒吞耳里…
「那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挚友,世上的女人千千万,你为何就是为了那一个而烦忧?哎、挚友我在和你说话,你要去哪?”
酒吞也并没有在意茨木,就直直的赶往晴明所在的方向,茨木也是如往常般的跟在酒吞后面。
来到阴阳寮。
许是感觉到了酒吞的妖力,好多式神都并不敢出门。但还是有几个“大胆”的式神站在了那樱花树下。
桃花和萤草正交谈如何帮红叶疗养。
突然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哎?小草妖你也在啊…”
“啊!茨、茨木大人…”
茨木居然认识这个小草妖?茨木又开始了他的絮絮叨叨“…挚友,你知道吗,我无意中在路上碰到了这个小草妖,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样子,但是实际叮人很痛的!原来是个强大的妖怪来的啊…”
酒吞也并没在听,因为受不了一谈起这种事的武痴,就像小狗般看见了喜欢的食物时的表情…当然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找到晴明!
在门内看到了晴明,便揪着他的衣领问:
“喂、阴阳师,你是不是又用了什么手段蛊惑红叶了?!”
事实他是知道的,可就是不愿相信…
“哎…挚友啊…”茨木在一旁这不知如何劝阻他的挚友。
听到动静的红叶跑了过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酒吞童子!你在干什么?!”说着挡到了晴明前面。
“红叶…!”他有些惊讶的望着她。
“红叶,没事的。”晴明在她身后说到,但她现在哪还听的进去?
“酒吞童子,你又想伤害晴明大人?我再也不想再看到你了…你、你滚啊!”
「唉…」看到眼前的这两人,晴明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把他和酒吞都逼到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境地,黑晴明这一步无疑是绝妙的。
“!”看到红叶越来越狰狞的脸,酒吞不知用什么样的表情深深的看了红叶一眼,只深深的一眼…
“红叶,你冷静点!”
“红叶姐姐…”看到这儿的桃花和萤草急忙走过来劝住她。
看来,要疗养的时日还很长啊…
“……”酒吞没说什么,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草妖,我们来日一定要再来比试比试!”茨木说道。
“哎?!”听到这里,萤草睁大眼睛望着跟在酒吞后面的某只妖怪。

看到了酒吞的神情,是种红叶说不上来的神情。这让她忍不住的想:「又这样了呢…又变成这样了…明明不应该这样的…」
唉…
神乐逛街回来时,桃花向她说起过这件事,并表示无奈镇静的红叶一遇到这种事就好似发了疯一样…
再次了然于心的望着对方「嗯…这才是她啊」「嗯,这才是她啊」
“嗯?”桃花不解。
一人一狗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其实啊,受了黑晴明蛊惑的是两个人吧...?红叶,吃的人越来越多,就对这份爱恋的执念越来越深直至癫狂。酒吞,喝的酒越来越多,就对晴明的怨恨越来越深直至想杀了他,可引来的也只是红叶的怨恨。
红叶说什么不想见他,那都是气话,但是酒吞童子就是会把她心爱的女人所说的话句句当真啊。
红叶那么说着,所以酒吞也只能在自己的宫殿里日日把自己灌醉,可没过个两三天就又想起了红叶。想知道她好不好,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只是无法做到像以前的那种距离了罢…
这俩人是相像的,在自欺欺人这方面。
又相安无事了一个多月。
酒吞在注视着红叶,红叶在注视着晴明。
在这一个多月中,红叶学着好好控制自己的思绪和情绪,想来关于吃人的不好回忆也不会再困扰着自己了吧。学习会了茶道,学习着自以为晴明喜欢的一切一切…可自己终究还是学不会如何走进他的心,不是吗?
学会了很多,也看过了很多。
原来自己心里的那个人,就是什么人类口中的成大事者吧…
他对待自己的工作很认真,
他对待每个人都是一副相敬如宾的模样,
他心系众生,在这众生里虽也有红叶,可…
他…因为对我的愧疚…会包容我的小任性…
「愧疚吗……」

他…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可,礼貌不是爱啊…
「想想被这样的人,一直包容着竟也是会累的啊…」
又是新的一天,明媚的一天。
竟突然想起了那片枫叶林了,都好久都没看看了,不知怎样了?虽然之前也是会想的,但今天想念的心情却出奇的强烈。
「这几天好好服侍晴明大人,然后…就离开吧…」
红叶安安静静的待在阴阳寮里几天后她来到晴明的面前。
“晴明大人。”
“哦?红叶,有什么事吗?”眼前的人还是依旧温柔的语调,温柔的目光。但是竟温柔的让她鼻酸。
「唉…」
“好久都没看看那片火红的枫叶林了…”
“嗯?你是想回家了?”晴明轻声询问道。
“……”没做回答,红叶只轻轻的底下了头。
“你能这么想,我很为你开心。”说着摸了摸红叶的头。
“那…多谢您这些时日的照顾了。”鞠躬。
“嗯,快去和大家道别吧…”

……
虽然很不舍,但有好好的道别了呢。特别是桃花和萤草,萤草看起来很难过,桃花还是依旧的在嘴硬。想来这些日子里就她俩最照顾我,对我最好…
唉…现在是该向前看了,便头也不回的走着。
收起妖气的酒吞远远的,只一眼就看到了那藏蓝色的身影,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就静静待在她身边就好…静静的跟在她身后就好…
走在山间小道上她一路边走边看风景,身后的人却在一路看着她。
好像说好了一样,两人都在一直默默地前进着,谁也没想着打搅谁去看这一路风景。走着走着,竟也慢慢的快到枫叶林了…
可红叶的家在枫叶林深处,看来还是得走好一会儿了。

也许是一个人的路途太过无聊,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

红叶便停下脚步:“喂,酒鬼!”
“……”听到这儿酒吞有些担心,害怕自己是不是又那里惹红叶不开心了?
见身后的人没什么动静,红叶就转过身来,就那样站在那里静静等着。
她知道,他会出现的。她知道,他不会让自己等太久的。
没过一会儿只见在树后突然出现了一抹张扬的红,可在这一片枫树林里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只见眼前人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面前。
“我知道你一直在跟着我。”
「我也知道你知道我一直跟着你。」
“……”
见跟前的人还是不说话,有点不耐烦了。
“你怎么不说话呢?聋了,哑了?”
“没、没有…”见状酒吞连忙回答,“红叶,你、你不生我的气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只要是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事,一切都小心翼翼起来了…
“嗯?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因、因为…”「那个人啊」
看到眼前的人支支吾吾的,不免有些好笑,无奈的笑着说:“话说回来我还要跟你说声抱歉呢。”
“哎?”酒吞不明所以的望着红叶。
“当然是…对不起那时的我身体还没好,便任性要求了那种事,「我在骗谁?」结果…你也知道了,好像情况变得更加严重了呢,所以就没过脑的说了气话…”

「红叶,对不起,当时我如果…」
「唉…身体都快好了,被这么一闹,又变回了那时的丑陋样子了呢。真是抱歉啊…」

“不过既然是气话,所以你也别放在心上,总之就是…就是谢谢你啦!”
“!……?”酒吞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疑惑。
「噗…干嘛这样?」
“谢谢你一直都在啊!”
“没什么,这是本大爷应该做的…”
“这是什么?”红叶有点听不清酒吞音量越来越小的回答。
“没、没什么!”
「傻瓜」
“不过嘛…你也知道这里离枫叶林还是有段距离的?”
「红叶,你真是卑鄙呢。」
从他身上得不到的温暖就要从另一个人的身上汲取。
“嗯,是啊。”
“嗯什么嗯!是什么是啊?”
“呃?”酒吞想自己又哪里做的不对了?
“蹲下蹲下。”
说罢,酒吞虽然疑惑但还是听话的蹲下身来。
红叶轻盈的趴在他身上,环住脖子。
“嘿~”
「扑通扑通」难得离她这么近啊。
“走咯~!”红叶不禁兴奋的甩了甩腿。
她好像挺开心的,没注意到自己嘴角在不经意间扬了扬。
“哎?你的酒葫芦!”
“不用管,它自己能跟上。”此前酒吞怕酒葫芦妨碍了他和红叶之间的“亲密”接触,因此放下了他的酒葫芦。
(酒葫芦内心:嘤嘤嘤)
“那你还整天背着…”
也许是那一抹红让人心安,也许是这旅途太累了,说罢便进入了梦乡…
“呵…”
听着背上的人的吐槽不免失笑。

快来到枫叶林的深处了,毕竟那火红太过显眼,毕竟家的感觉太令人怀念。红叶像是收到了某种感召,渐渐的从睡梦中苏醒…
“哇。。。”
感受到了背上的女子的激动和微微的颤抖,酒吞便把红叶放下来。
她也轻快的奔向那火红的林子,这摸摸,那看看的。
“真是好久好久都没好好看看这里了,”抱着一堆枫叶的红叶开心的说着:“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说起来枫树还真是长在秋天的呢,哈哈!”
“是啊。”见红叶如此开心,酒吞的心情也变得不错了起来。
心情都很好的两人脚步都不觉的轻快了来,没一会儿就走到了红叶的院子。
快要进门前,红叶停了停。
“喂,酒鬼,要是没事的话,你能像往常那样来枫叶林吗?毕竟我也是很珍惜这份友谊的。”
「没错,我就是卑鄙。」
“哦、好!”酒吞赶忙回答“…现、现在可以吗?”
“现在?恐怕不行啊,你也看到了,就打扫院子恐怕也得好一会儿…”
“我来帮你!”他好像丝毫没想隐瞒话语中的急切。
(女子与大爷打扫中……)
红叶看着酒吞认真努力且笨拙的打扫。
“噗…”
“?”那人也只是无奈的挠挠头。

某日,在枫树下。酒吞和红叶似乎喝的很开心。
趁着酒劲,红叶轻轻的靠在酒吞身旁,酒吞却在这时有点不知所措,手和腿都不知道怎么放了。没一会儿她红唇轻启,问道:
“喂,酒鬼,你的想法是否和我的一样?”
“……”他张口想说什么,却也没说什么。
「是啊…我们都在等待,等待一个人,
等待…一个不可能的人。
我们也许都等累了,可本大爷是什么人?我可不会轻言放弃。」
「她等累了,会回头看看我吗?」
也许是醉了,红叶起身把满院的枫树当做背景,自顾自的,又或者是在为谁跳起舞来。院子中央一位绝美的女子曼妙的翩翩起舞,惹的这树上掉落的枫叶都忍不住的为她伴起了舞,萦绕在她的周身,和只有木屐踩在地上的哒哒声与踩在枫叶上的咔嚓声为她伴奏。枫树的红映衬着她,但她却抢尽了这院儿里的枫树的风头。
让树,树下的人,树旁的草,往树中吹过的微风都禁不住要直直的盯着她看。
看着那藏蓝色的身影,感叹道:
「不愧是本大爷喜欢的女人,就是美啊。」
「说什么吃了人就会变得更美,本大爷觉得吃人的红叶一点也不好。」
是的,红叶本就是美丽的妖怪,根本不需要再去做吃人这样的事,怎么说呢?红叶不吃人时只是少了那份癫狂罢了。
「那个什么黑晴明可真是会蛊惑人…」
一曲舞毕,枫叶飘落在地。
“呵呵~”见眼前的女子一边轻笑,一边用袖子遮着面。但那不是少女银铃般的笑,而是一个女人娇媚般的笑。
“我美吗?”
这一问让酒吞也很惊讶,可脑里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也没等他答话,女子便说出了那句口头禅:
“虽然我很美,但也别一直盯着人家看啊~”
通常来说听到这句话的人之后便会露出恐惧之色,但眼前的妖怪却别过去了脸,不知已红了耳朵。
红叶说完便又坐回了酒吞身边,调笑着说:
“酒鬼,你脸红了。”
“哪、哪有!本、本大爷才不会…脸红(小声)。”说着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了。
「爱」到底为何物?才会让堂堂鬼王低在尘埃里?

……

一片枫叶飘落在酒碗中,泛起层层涟漪。
红叶见了便说:
“酒鬼,这片枫叶都沾上你的酒气了…”说着便轻轻拿起枫叶来,边端详边说:
“可惜是片美丽的枫叶呢…罢了,就送与你了!”眼前的女子笑着,说着。
见着红叶如此灿烂的笑,酒吞又又又懵了。

「//////」
「?」

- 终 -

就算她一直在等他,就算他也一直在等她。
两个傻瓜,就这样一直当一对酒友似乎也不错~
「就这样互相愧疚下去吧」
「就这样互相依靠下去吧」

▲▲▲

作为一个不会描写景物的人来说...只要有人就够了对吧、对吧?但事实是写完了文再回看是总觉得哪里不够好...感觉意境不够,但但但是!最主要原因是没有逼格啊啊啊!可最后看完自己写的东西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啊,这特么是我写的东西?!真是..感觉有点矫情了,哎嘿嘿~
虽说红叶在回家前的想法是有点…“卑鄙”(哎哎哎!别动,这、这可是你自己的OS啊!)但其实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也释然了。自己人,自己人…因为只想写酒红,只想看酒红所以把大蛇写弱了的样子?(大蛇:怪我咯?) 通篇下来我感觉我真是花了好多笔墨来描写红叶对晴明的苦恋以及最后的释然,酒红反而(就算是自己写的也还是不够的感觉?)…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PS 作为我第一次写的同人文呢其实很惶恐(因为之前没写过类似的),同时也很庆幸是给了我很喜欢的一对cp酒红~可其实这篇文我早就在微博上发了无奈感觉没有多少人萌这对cp似得,所以转到这里来咯(莫方,就算这里也没多少人看的)!TAT 而且转到这里我也做了一些修修改改为了让这篇文看起来更好,感觉自己就像多年不检查卷子的学生党突然检查起了卷子2333还有还有!同萌酒红的小伙伴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告诉我我不是孤单的!TAT
最后的最后(终于啊)!感谢你看到这里~因为这不仅说明了你看完了我的文 还顺带我的一大堆牢骚与啰嗦~

----------END----------

评论(4)
热度(23)

© 山奇 | Powered by LOFTER